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移民”兰州新区

“移民”兰州新区

本报记者/王金龙/兰州报道

在成为国家级新区后的多年建设中,兰州新区已然成为一座现代化的城市。但相对于上海浦东新区、天津滨海新区甚至是西安西咸新区,其人气依然相对较低。

这一局面正在发生变化。近期,一则关于《兰州新区承接灾后重建易地搬迁和生态移民安置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的消息不胫而走。按照《方案》公布的消息显示,兰州新区将在2020年承接安置群众1.5万户,后期每年可以承接3万~5万户。按照如此的搬迁规模,3年或有超过50万的人口搬迁至兰州新区。

对此,兰州新区管委会宣传部门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关于网络上传播的兰州新区承接灾后重建异地搬迁的相关方案属实,且已经上报到甘肃省政府进行审定,至于是否已经通过,宣传部门尚不掌握消息。

兰州新区是否具备如此大规模的移民搬迁接受能力?人往哪里搬、钱从哪里筹、地在哪里划、搬来的人如何生活等,依然待解。

移民

“这个《方案》以及公布的一些具体措施都是真实的,不过,还有一些细节尚需再进一步明确。”一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兰州市官员向记者表示,《方案》可能会在近期通过审核。

据记者调查获悉,在上述《方案》发布之后,甘肃省多个市县发布了《关于做好灾后重建异地搬迁和生态移民安置摸底工作的函》(以下简称“摸底工作函”)。

根据这些摸底工作函的要求,自然灾害频发地区、生态环境脆弱地区、贫困地区群众可以搬迁安置至兰州新区。

如此大规模的移民搬迁规划是如何形成的?记者在兰州新区采访时,虽然多位受访者说法不一,但他们均表示,第一次提及兰州新区移民搬迁是在今年9月份,甘肃省委副书记、省长唐仁健在陇南市调研时。

据了解,唐仁健在此次调研中表示,9月份的暴雨灾情让贫困群众雪上加霜,并让一些受灾群众“一贫如洗”。要科学谋划倒塌、受损房屋重建,受灾频繁且严重的村子应避免原址重建,在尊重群众意愿的基础上积极动员,紧密结合城镇化建设,鼓励群众尽可能往乡镇以上行政区域以及兰州新区、河西等地区搬迁,跳出年年建、年年毁、年年担惊受怕的循环。

随后,多份关于向兰州新区“移民”的文件相继传出,如兰州新区经济发展局(统计局)发布了《关于商请做好易地搬迁安置工作的函》,兰州新区编制完成并向省政府上报了《方案》等。

根据《方案》总体要求,将兰州新区列为全省灾后重建易地搬迁和生态移民安置的主要承接地。

坚持“政府主导、群众自愿,因人制宜、分类施策,省市联动、合力推进”的原则,动员和鼓励全省遭受各类自然灾害以及生态脆弱地区的群众向兰州新区搬迁安置。

并表示,整合国家、省市和迁出地支持灾后重建及易地搬迁安置等方面的政策、项目和资金,妥善解决搬迁群众住房安置、教育医疗、转移就业、产业发展和生活保障等方面的因难和诉求。对各市县区需要进行易地安置的群众,由迁出地政府会同兰州新区共同谋划,整乡或整村集中推,成熟一批,搬迁一批。

《方案》亦显示,此次搬迁安置采用农村和城镇两种方式进行安置,所有搬迁群众同步将户籍迁转至兰州新区。选择农村安置的按农村户口对待,通过划拨宅基地、分配生产资料,转为新区农村村民;选择城镇安置的按城镇户口对待,通过落实安置住房、推荐就业创业,转为新区城市居民。

按此计划,2020年可承接安置群众1.5万户(其中城镇约1.2万户,农村约0.3万户), 今后每年可承接3万~5万户。

如果按照如此之大的搬迁速度,3年之后,或有超过50万人口迁移至兰州新区,届时,兰州新区的人口将大规模增加。

变化

公开资料显示,兰州新区位于秦王川盆地,南北长约49公里,东西宽约23公里,总面积1744平方公里。2010年12月,设兰州新区;2012年8月,国务院批复为国家级新区。成为国家级新区之后,兰州新区一度被视为西北地区重要经济增长极、向西开放的重要战略平台、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是甘肃对外开放重要窗口和门户,亦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欧亚“大陆桥”的重要连接点。

然而,经过8年的发展,兰州新区与上海浦东新区,甚至是后来批复的西咸新区相比,仍然存在一定的差距。记者查阅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兰州新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05亿元、增长16%;2019年,兰州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8.5%。依照上述数据虽然连续多年保持国家级新区增速前列,但是在总量上仍然与其他国家新区存在差距。比如与西咸新区相比,2018年西咸新区生产总值为381.94亿元,同比增长13.3%;2019年西咸新区生产总值520.72亿元,同比增长10.6%。

“如果单看经济总量,兰州新区相对于其他国家级新区还是要弱一些。”一位兰州市的官员向记者坦言,这主要是因为兰州新区原来的底子太薄,但是城市发展,需要用长远的眼光去看,随着产业聚集,未来兰州新区势必会成为人口超百万规模的繁华都市。

事实上,兰州新区除了经济总量稍逊于同为西部重要国家级新区的西咸新区之外,其人口规模也不及西咸新区。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兰州新区的人口数量约30万人,此后人口虽然有所增加,但是变化并不大,亦未有公开数据披露。相比兰州新区,西咸新区2017年人口总量就超过了98万人,截至2019年底,人口已经超过102万人。

记者在兰州新区实地调查发现,即便是上下班的时间段,兰州新区除了管委会附近的几个主要干道上车水马龙外,其他干道上的车辆并不多。

“其实,这两年兰州新区的变化还是有的,在2017年之前,这里的人口更少,晚上除了管委会附近的几个安置类楼盘亮灯之外,大多数楼盘都是黑漆漆一片。”兰州新区一家房产中介公司负责人认为,随着兰州新区移民搬迁政策落地,兰州的发展可期,尤其是房地产市场会有一个巨大的变化。

“目前新区人口只有30多万人,楼盘的均价在5300元/平方米左右,即便是大品牌的楼盘上浮也不会超过1000元/平方米,而兰州市区的房产均价已经超过12000元/平方米。”上述房产中介负责人告诉记者,如果5年之后,兰州新区的人口能够突破100万人,兰州新区的房价势必会翻番。

博弈

在部分学者看来,对于甘肃省那些自然环境恶劣、生态脆弱、贫困发生率高的地区,如果能搬迁至兰州新区,对于搬入人员可说是得到巨大实惠,同时也可增加兰州新区的人口规模。

但另一方面,对于原本就人口薄弱,且经济欠发达的市县来说,人口的迁出,或许使得这些地方会因为人口流失,而变得更加衰败不堪,比如甘肃的玉门就因为石油资源枯竭,人口外流之后,变成了一座空城。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陆铭向记者表示,兰州新区目前的问题并不是移民不移民的问题,而是在当初规划位置时出问题的,面积太大,规划密度又太低,才造成今天这个局面。

陆铭认为,如果基于移民自愿搬迁,配套设施相对于流出的城市更好,并且相关产业跟上,这样的移民是可以的。不过,太多行政手段并不能解决因规划失误导致的成本。

“全国范围内的移民搬迁有很多种,其中有一种就是将居住环境特别差的地方进行移民搬迁,一方面促进了城镇化,另一方面离开了自然条件恶劣的地区,改善了居民的生活。”陆铭表示,但是必须强调移民是自愿的,因为国内的移民政策中既包含自愿的又包括非自愿的,其中非自愿的留下了很多后遗症。

记者注意到,在《方案》中对于移民搬迁,各地市除了强调自愿,还在安置群众就业方面提出,兰州新区负责组织首次免费技能技术培训,为每个安置户至少协调提供1个有劳动能力者的稳定就业岗位,新区企业吸纳的安置人员,享受失地农民相关政策;对于自主创业的安置群众,兰州新区负责在工商登记、创业担保贷款、经营场所等方面开辟绿色通道予以积极支持。

“是先有产业再有培训,还是先有培训再有产业,通常来讲前者成功率高,后者则不一定。”陆铭说,兰州新区地处西北,周边的城市人口规模本身就小,兰州自己的城市体量就不大,在加上兰州新区的规划面积超大,人口密度低,又距离兰州主城区远,现在又没有产业来支持,即便给移民搬迁的群众进行了培训,也很难达到实现就业、自力更生的目标。

另外,陆铭表示,从贫困地区搬迁出来的人群主要的就业在两个方面,第一种是劳动密集型的低技能制造业,第二种是生活型的服务业,后者例如家政服务,就业相对容易,但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兰州目前有没有、有多少、能否满足那么多人口迁入之后的就业,这些都需要好好考量。

“将那些条件差,自然灾害频发的地区进行搬迁,的确是惠民工程,而且可以一劳永逸,但是像兰州新区这样,在全省之内,如此大规模的易地搬迁,不常见。如果条件过于宽泛,某种意义上是在和甘肃那些搬迁的城市争夺人口。”西北某高校教授向记者表示,如果兰州新区在3年内搬入50万人,那么就意味着在甘肃别的地方流失50万人,这势必会对那些流失人口的县城产生影响。

记者注意到,在兰州新区承接灾后重建异地安置和生态移民安置消息传开之后,甘肃省天水市清水县新城乡方湾村杨大湾的村民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反映,申请2020年搬迁至兰州新区,然而村委会却不给报名。

随后,甘肃省天水市清水县发展和改革局给出答复,由于之前的搬迁方案不成熟正在修改完善,要求停止移民宣传工作,撤回所有宣传资料。同时,清水县通知各乡镇暂停兰州新区移民摸底,静待兰州新区移民搬迁最新方案和省市明确通知。

兰州新区-王金龙.jp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万博体育注册_点此进入 » “移民”兰州新区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